BannerSmall

首页

[学者笔谈]陈火英:也谈读书 2013/3/5

 

[学者笔谈]陈火英:也谈读书

■ 21世纪是个崇尚文化内涵的时代,读书应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。

■ 一旦学会了读书,你将充分享受读书给你带来的乐趣,精鹜八极,心游万仞。

君子立德、立功、立言谓之三不朽,读书人只有成为公平公正守护神、弱势群体代言人、社会良心监护者才有立言资格。

http://news.sjtu.edu.cn/_mediafile/newsnet/2012/11/09/2nwbykeyk5.jpg

    古人云:“读书足以怡情、读书足以博采、读书足以长才”;“最是书香能致远,腹有诗书气自华”。21世纪是个崇尚文化内涵的时代,读书应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。

    曾记得,一生中第一天上学时父亲的嘱咐:“女儿,这是你母亲亲自为你缝制的书包,你是老大,你要好好读书,为弟弟做个榜样;在我们家男女平等,只要有机会你们都可以一路读上去,到了你领着书包没有地方去了的那一天,就回家,该干啥干啥”。还记得,当时我问父亲:“为什么长大了都要读书?”父亲只回答我:“读书明理。”

儿时的我,只知道上学是为了读书,好好读书长大可以像小姑那样当老师。但不知道读书到底为啥?到了上大学,同学之间除了功课外,还常会聊到最近彼此读的其他书籍,交流交流读书心得。可如今,在基层经常会碰到,某某领导在台上大讲特讲某个主题,他的部下们听的是津津乐道,其实可能根本不是这么回事;在高校,教师们茶余饭后谈的几乎都是,谁拿了个大项目了,谁发表了一篇影响因子多少的文章了。项目、文章固然重要,但总觉得还缺少点啥,尤其是作为大学教师。

西方哲学家黑格尔曾言:“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,他们才有希望;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,注定没有未来。”温家宝在对大学生演讲时曾讲过这样一席话:“我们的民族是大有希望的民族。希望同学们经常地仰望天空,学会做人,学会思考,学会知识和技能,做一个关心国家命运的人。”

    读书能给你带来什么?大多数时候它给你带不来财富,那不如去学“陶朱之术”;带不来很大的名声,那不如去参加达人秀。但是,它却能给你带来幸福。幸福是一种因人而异、因心情而异的一个相对指标,不是物质条件的丰歉决定的,是一种精神状态,一种感觉。

    读书,给你一个善于思考的习惯

对识字人来说,读书更多的是一种本能。但当进入到信息社会以后,却有许多人丧失了思考的能力。一个人虽长有一个硕大的头颅,会吃饭、喝酒、唱歌、跳舞、讲话、写文章,但并不代表他会读书。读书是一种十分高贵的品质,是奢侈品,身居高位的人不一定会读书,闲居草野的人不一定不会读书。读书人最可宝贵的东西是陈寅恪等主张的“独立之思想,自由之意志”。

极权主义向来害怕人民学会读书,极力用愚民政策去扼杀自由读书。愚民政策不是不让人民受教育,受一种观念的教育也是一种高明的愚民政策。它教育人民“君权神授”;“皇帝是天的儿子,是真龙下凡,是紫微星”;“皇帝说的话是金口玉言,谁违背了必受天谴”;“雷霆雨露,皆是君恩”;“臣罪当诛,吾皇万岁”;“一句顶一万句,句句是真理”;“放之四海而皆准”;人们思考只能按此定式进行,一点不准越轨。腹诽有罪,“狠斗私字一闪念”,已把枷锁深入到了人们的心中。

    当专制主义把千千万万大脑集中到一个大脑上去的时候,善于读书的人便倒了霉。胡风被监禁了二十多年,株连了几万人。三家村两人自杀,一人被长期监禁。读书是愚昧和专制的大敌,人民一旦学会了读书,是什么也阻止不了的。

    学会读书使你能够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丑陋和罪恶,就像《皇帝的新装》中的小男孩发现皇帝并没有穿衣服光着屁股一样,你会发现民主优于专制,科学优于迷信,法治优于人治,自由优于桎梏。你会发现许许多多习以为常、司空见惯的事,原来都是违法违纪的。

    一旦学会了读书,你将充分享受读书给你带来的乐趣,精鹜八极,心游万仞。你会因为理想和现实的差距而痛苦,但你知道那些貌似强大的事物凡是违背人民意愿的都必将走向灭亡。读书使人睿智,读书可以避免盲目,一个善于读书、勤于读书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,必将兴旺发达。

    一个民族,在经过一个不寻常的历史阶段后,都应当铸就一尊罗丹那样的思想者,不是用青铜或石头,而是用灵魂和思想,用血肉,浇铸在每个人的心中。

    读书,给你一个丰富的情感世界

    首先,你会发现生活中的美。你会体会到春晨之鸟鸣是美的,夏日之绿叶是美的,秋天之果实是美的,冬夜之雪地是美的。你会感觉到生活中的美,大自然中的美,寻常事物中的美。读书将给你一双美的眼睛,让你去发现生活中的美,并把美的情愫传导给别人。你能深深理解“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”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。”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。”中的美轮美奂的意境。

    其次,让你感受到亲情、友情、爱情。你会读懂“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”的骨肉亲情;“桃花潭水深千丈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”“明月不归沉碧海,白云愁色满苍梧”的友情;“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”中的刻苦铭心的爱情。

其三,让你学会爱。爱自己,正心、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;爱父母,晨定昏省,孝敬备至;爱丈夫,相濡以沫,相敬如宾;爱子女,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,舐犊情深;爱朋友,千金一诺,刎颈不悔;爱家乡,生我养我,鼎力回报;爱祖国,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趋避之;爱一切值得我们爱的,只有心中充满了爱,才能使仇恨远离善良的人们。

读书,铁肩担道义,妙手著文章

    捍卫道德良知,追求理想信念是人中极品、民族脊梁。

    人们常说教师是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,默默地将知识与文明代代传承下去,点亮了前进的灯火,照亮了人类发展中的黑暗”。记者是“社会之舟船头的瞭望者,早发现暗礁,使船不至于触礁沉没”。教师和记者都是要读书的不同职业者。

    君子“立德、立功、立言”谓之三不朽,读书人只有成为公平公正守护神、弱势群体代言人、社会良心监护者才有立言资格。写一大堆应景文章不是立言,写连篇累牍的领导讲话不是立言,用下半身写作不是立言。而有良知的读书文人哲学则是与邪恶斗其乐无穷。他们明知社会现实是“打死狼大家吃肉,挨了咬自个受疼”。面对世态炎凉,如磐风雨,他们特立独行,无怨无悔。书生报国无长物,惟有手中笔如刀。无论对手多么强大凶猛,怒吼一声只身挑战,宁做挡车螳螂,绝不苟且偷安。他们是敢于为理想信念牺牲的豪杰,是勇于为实现公正出击的猛士。这样的读书人,才是大写的人!他们的文章才能书之名山,传之不朽!

    一个优秀的读书人还是一个充满“道德写作”的知识分子,如鲁迅、陈寅恪、顾准等。文化之所以伟大,不仅仅是因为在艺术形式上是美好的、悦目的,还应该因为在道德上是健康的、自然的、纯洁的。当今时代之所以泥沙俱下,是因为有很多时候,我们这个社会正在蔑视读书人们的道德写作。

    读书,涵养士大夫情怀

   “天子重英豪,文章教尔曹,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”。读书何以高?读书究竟为什么?读书不是为了猎取功名,升官发财,不是攒本钱,攒够本钱就“学成文武艺,货与帝王家”,货与美利坚,货与法兰西,货与英吉利,不是“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。”不是为了光宗耀祖,封妻荫子;不是了住高档房,开高档车;不是为了在物质和精神生活都丰富的大城市居住,而是为了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。历代读书人都有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士大夫情结,有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的壮烈情怀。他们在道德层面有很强的自我约束性,慎独而自清,在个人与他人、个人与集体中寻求义与利都得到同样重视的平衡点。他们接受知识的目的性非常明确,一是“从道而不从君”,做到“以义正己,以仁正人;己不自正,无以正人”的高尚人生境界,二是为真理代言,为百姓请命,坚持真理,不畏权贵。

    真正的读书人就是做官也与庸俗官僚有诸多不同。一是喜欢结交文化朋友,尊重人才,平等待人,官气较少。二是比较注意形象,为官比较正,忧国忧民,想给老百姓办点实事。三是不良嗜好少,对拉拉扯扯,跑关系走后门,买官要官等腐败现象比较讨厌,对迎来送往、吃吃喝喝一套不感兴趣,对金钱名利也比较淡泊。四是工作中勤于思考,善于总结,比较实事求是,对浮夸做秀深恶痛绝。

    学而知不足,读书乃高

    能在今天静下心来读读书、做做诗、写写文,那是需要很大定力的。

    从一个人的喜好,可以看出这个人的品位和情操。打麻将,具有“认赌服输”这个优点;好酒贪杯、整天醉眼朦胧的,值得夸耀的是“一口闷”之类的干脆;擅长吹牛拍马、阿谀奉承的除了“会说话”还能有多高的评价?而喜欢读读书,看看诗的人,最起码他身上少一点庸俗,少一点粗俗。特别是事业有成的人,更多的是把书当朋友,将吟诗作文作为业余爱好,调节情趣、丰富生活、陶冶情操。

    “没文化”,并非指没文凭、文盲;而是指缺少文化修养,一身俗气,没有品位。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一个人的时间精力是有限的。闲暇之时读读书,写写字的人,干无聊的事就容易少。无事则生非,空虚就要找刺激。一些人就是没有寄托、没有追求才开始堕落腐化的。仔细分析那些落马的高官,有几个是爱读书、爱文学的主儿!倒是几乎无不例外地在忏悔时都说“放松了学习,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”。这虽然有避重就轻、开脱之嫌,但毕竟也道出点实情。如今提倡做“学习型”的人才,对一个人来说,尤为重要。这不光是提高能力,不断充电,更重要的是不断充实和完善自己的人格,做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,有品位的人。一个有文化品位的人,起点高,追求高,见贤思齐,志存高远。正所谓学而知不足,读书乃高。

    为读书扬名,不是自矜;为读书辩诬,不是护短;那么多下笔千言的人未见有人对此置喙,只有不才勉为其难了。

    学者小传

    陈火英,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分管本科教学副院长;全国高等农业教育研究会常务理事。本科、硕士均毕业于南京农业大学,获农学学士、硕士学位;博士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,获工学博士学位。2002年赴澳大利亚进修;2003年参加中组部、团中央第四批博士服务团的西部行动,担任云南省玉溪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、市长助理。2009年赴美国密西根大学作访问学者一年。

    教学方面,主讲本科生新生研讨课程、通识课程、专业骨干课程3门,研究生骨干课程1门;主编出版各类教材4部、参编出版各类教材6部;发表教学研究论文4篇;获得上海市教学成果三等奖1项,获得上海交通大学教学成果一等奖2项。

    科研方面,主持承担国家863十一五支撑计划、十二五支撑计划,省部级各类项目30余项;在SCIEI、国家核心刊物发表相关研究论文50余篇;已获专利权5项;认定新品种6个;获上海市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、获上海市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、获上海市优秀发明一等奖1项。

    曾获华为优秀青年教师、上海交通大学特等优秀教师、上海交通大学师德标兵;上海市优秀青年教师、上海市曙光学者、上海市三八红旗手、上海市优秀教育工作者等荣誉称号。

作者: 陈火英